华大九刘田卫平:人才是国内EDA发展的关键!半导体行业观察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公共数字半导体工业观察(id: icbank)撰写的 在昨天于青岛举行的2019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大会上,当地电子设计自动化制造商华大九天董事长刘伟平发表了题为“国内电子设计自动化有助于自主创新”的演讲 刘总认为,电子设计自动化在集成电路领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EDA广泛应用于芯片设计、芯片制造或芯片密封和测试。EDA与设备和材料一起构成集成电路的三大战略支撑基础,直接影响芯片的性能、质量、生产效率和成本。 “没有电子设计自动化,就没有集成电路,”刘卫平强调说。 但正如他所说,这是一个被外商高度垄断的市场。 五大外商垄断95%的市场刘卫平在讲话中表示,EDA市场是外商高度垄断的市场。 从他提供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出Synopsys、Cadence和Mentor三大制造商占据了EDA市场份额的80%,这主要是由于他们在EDA领域的深度积累和整个过程产品的完整和整体优势。 其他制造商,如Ansys、华大久田和Sivaco,在特定领域拥有完整的流程,也是当地市场的技术领导者。 这些制造商也占世界收入的15%。 其余5%的收入分配给大约50家点工具供应商。 刘卫平说:“五大电子设计自动化供应商的市场份额高达95%,所有这些供应商都是外国供应商,无一例外。”。 刘卫平补充说:“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中国,也发生在全世界。”。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与这些头制造商的早期发展有关,另一方面也与电子设计自动化行业本身的特点有关。 刘卫平指出,EDA作为一个算法密集型的大规模软件系统,除了寡头垄断和高技术壁垒之外,还具有研发周期长、产业化周期长、投资周期长、效果慢的特点,需要持续的资本投资。此外,EDA还需要建立一个产业生态圈,以产业链上下游的全力支持、对人才的高度依赖、并购整合作为产业发展的重要手段等。 尽管困难重重,但电子设计自动化作为一项基本支持,是中国必须发展的一项技术,中国近年来一直在发展集成电路,并取得了很大成就。 虽然国内供应商与国外领先厂商之间仍有很大差距,但国内EDA厂商在过去几年也取得了很多突破,出现了很多厂商,尤其是国内EDA行业的领先者华大九天。 从刘卫平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华大九天的前身是在此前对中国实行“巴统”禁运后,外国EDA工具无法进入中国的前提下成立的。 国内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熊猫系统”于1988年推出,1992年成功开发。 “这是我国第一个大型ICCAD系统,”刘卫平说。 不过,他也表示,巴统在1994年解除对中国的禁运后,国内EDA行业在未来14年陷入低谷。直到2009年华大才在九天内成立,接下来的几年,华大承担了“十一五”和“十二五”的重大项目,再次启动国内电子设计自动化产业。 刘卫平表示:“如今,华大不仅在产品上赢得了300多名国内外客户的认可,还赢得了资本市场上大型基金、深度风险投资等资本机构的认可。”。 据他在会上说,华大在九天内拥有中国唯一一个模拟集成电路设计的全过程电子设计自动化系统。系统中的模拟技术是世界领先的,支持7纳米的先进技术和每年数百亿芯片的运输。 “世界上只有四个全过程仿真设计平台,”刘卫平补充道。 在数字SoC设计中优化EDA系统方面,华大也在九天内领先世界。 他们不仅能支持该领域7纳米的先进技术,还能定义世界级集成电路公司的设计标准,覆盖国内近90%的集成电路企业。在晶圆制造的特殊工具和服务方面,华大也是中国九天的领导者。 特别是在布局和屏蔽数据处理软件性能方面,华大九天领先世界。最值得一提的是,华大九天是世界上唯一一家为EDA系统提供全过程平板显示设计的企业。 除了华大的九天之外,中国还有大量从事EDA相关工具研发的企业,如广利威、古龙、新河、久通坊、博达维、兰海威、科晶达、洪欣微纳、奥卡西威、兴信等。 除了深化他们的专业领域,他们还随着终端的变化探索更多的方向。 同样,以华大九天为例,为了解决人工智能集成电路面临的并行计算能力和内存瓶颈问题,华大九天提供了一款仿真产品ALPS-GT;基于不同的购买计算。为了满足人工智能、区块链和汽车集成电路对定制基础单元库的高可靠性和高一致性的要求,华大带来了Qualib九天后。还有XTop等一系列产品,解决了超低功耗下5G和物联网集成电路定时优化带来的一系列复杂问题和MCMM问题。 这些都是他们针对不同需求的解决方案。 差距很明显,如何突破?刘卫平说,虽然国内电子设计自动化制造商在过去几年取得了进展,但与国外同行相比仍有很大差距,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缺乏全过程电子设计自动化平台;在集成电路领域,有几十种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其中只有大约一半可以由国内的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提供,尤其是在数字设计的关键领域缺乏关键软件,导致无法形成完整的数字全过程电子设计自动化解决方案。 第二,缺乏对先进技术的全面支持;国内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对先进技术的支持仍有很大不同,不能完全满足先进技术下的芯片设计要求。 第三,缺乏对制造和密封试验的全面支持;目前,制造和密封领域的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很少,缺乏对铸造和密封制造商的有效支持。 事实上,除了这三点之外,人才的缺乏也是制约地方电子设计自动化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接受采访时,刘伟平告诉《半导体行业观察报》,在中国拥有100多个研发团队的EDA公司现在在华达九天只有一个,但华达九天的员工总数只有400人,这与凯登斯(Cadence)和其他拥有10,000多名员工的大型企业仍有显著差异。 据统计,中国有2000多名EDA研究人员,其中一半以上为三大EDA巨头服务。其余部分被当地电子设计自动化制造商瓜分,这使得当地电子设计自动化的发展更加困难。 因此,刘卫平提出,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电子设计自动化人才的培养,同时需要探索更多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海外人才回国,更好地促进本土电子设计自动化产业的发展。 这方面不仅需要高校在培训方面的合作,还需要国家提供更多的政策支持。 与此同时,刘卫平表示,从国际巨头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兼并同行公司是EDA制造商发展的唯一途径。这条规则值得包括华大九天在内的每一家本土电子设计自动化制造商关注 总而言之,当地电子设计自动化制造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返利送金 » 华大九刘田卫平:人才是国内EDA发展的关键!半导体行业观察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